橘柚的葡萄柚

植物学家经研究表明,葡萄柚,是一种野生水色橘子和软萌西柚色柚子的杂交品种。

记《飘向北方》

奶泡公寓(一个沙沙雕雕的梗)

·这个梗应该并没有什么值得上升的

·整理备忘录的时候突然找到的,晚上码字,早上就忘了。。。

·林业局就是当时看完节目的我


“那个'飘向北方'的尤长靖 中国有嘻哈一鸣惊人”

“那吾克热携手尤长靖《飘向北方》 嗨翻全场”

“还记得尤长靖吗?也许你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最先浮现的不是他乖巧的脸,而是他令人惊艳的高音。昨天的新说唱里,我们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,那就是尤长靖,还记得他之前参加出道的那个节目吗?本来是最开始不起眼的一个小小的选手,但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选拔,最终他战胜了许许多多的人,最终赢得了比赛,恭喜他。”


小尤录制完中国新说唱,回到了奶泡公寓。


“啊啊啊长胖,尤长胖!抱抱!”正正扑到长靖身上。

“正正你别吓到长胖!”富贵弟弟跟着正正跑出来。

“长靖,你太棒了吧”农农笑嘻嘻。

“ei what's up bro,你今天就是top!”酷盖鬼hin兴奋。

“cool的bro,小尤今天晚上我请客啊!”饭沉沉表示吃货之间的友好。

“你说你要去新说唱我之前我还不相信!”小队长为长靖表示高兴。

“靖宝真的很棒啊,舞台发挥超稳,表情管理也很到位。”了异摸摸uu的卷毛。


小尤被夸得不好意思辽。

“ei~林彦俊嘞~?”

“应该在房间叭,今天下午他就没出来过ne”

“也不知道在干森莫,我就没敢去叫~”

“正好马上就吃饭辣,长靖你喊彦俊下来叭~”

“好~ 我去看下哦!”小尤跑上楼了。


“knock knock!林彦俊在里面吗!”

。。。

是没有人吗。。。

小尤推开门。

林彦俊分明就在里面嘛!这个人很不OK诶!

背对着坐在床上看手机的林彦俊表示真的都不知道。

“林彦俊你怎。。。”

脸俊的屏幕上的,妈鸭!是《飘向北方》吗!

是那个高音部分,本来小尤想的是嘿嘿嘿我是不是很帅~

但是林业局这个人很不OK,他。。。在。。。循环播放那一段。。。


uu瞬间脸红,于是一把抢过8哥的手机:“不许看了啦!”

“哎呦我去!”林彦俊向后看:谁啊!

看到uu之后,也瞬间脸红。

妈耶,被uu看到了唉。。。

安静。

“。。。哇!尤长靖!你这段好帅啊!嗯!特别值得...学习!”

“你酱很假诶。”小尤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对辽,正正叫你下去吃饭哦~”

“。。。你先去吧,我马上来。”


房间里又恢复安静。

但是某橘的心脏已经不安静了(=_=)。。。

天呐,他好可爱aaa。。。(/ω\)

大厂女孩也要拥有姓名!(后面都是甜心的 真的是表情包本体了😂)

(呵呵了。

从前,一片戈壁中有一座四季如春的小花园,花园中心是一座温馨、舒适的小屋,屋子里住着一位可爱的天使,每天单纯、开心地生活着。

花园各处四通八达,仅仅只有一道很矮很矮的矮墙隔离着。

天使很爱唱歌。它的嗓音空灵、通透,犹如早春第一股融化的冰川,也如夜晚月光下的那一点点萤火。

每当天使唱起歌,花儿朵朵盛开,微风轻轻摇曳,就连万里乾坤也变得温和。

他的花园变得越来越大,花朵变得越来越多。戈壁本很喜欢自己身上那一片小天地,用一点点一滴滴仅有的水帮助天使灌溉着花朵们。

但是戈壁要维持自己的平衡。眼看花朵已经遍布了小半的身体,它不耐烦了。

它告诉天使,要杀死一些花朵,才能让它继续留下去。

天使用悲伤的眼神望着戈壁,望着戈壁上盛开的朵朵花卉。摇了摇头,告诉戈壁,它很抱歉,但它从来不会杀身。

矮墙感受到天使的担忧和害怕,将自己向上拔了拔。天使靠着墙,流下了生平第一颗眼泪。

它不再想唱歌了,花朵们眼见自己快要枯萎,都去问天使,为什么不唱歌了呀,救救我们吧!甚至还有的说,是你播种了我们,你就要看着我们死去吗!

戈壁死死盯着天使,你若再扩张你的花园,我便断了它们唯一的水源,让它们死去。

“不行,我不能唱歌......不行,不行......”

花朵们生气了,使劲向上涌,花朵们连成一条一条的线,准备向中心进攻。

天使懵了。再这样下去,就算有水,花朵们也注定要死亡。唱歌,他们更是要死亡。

说到底,早知便从不曾歌唱。

墙悲愤不堪。它无法为主人做决定,它却仿佛成了主人唯一的依靠。它让自己长得更高,挡住了不断涌上的花朵。

天使靠着墙失声痛哭,它趴在墙上,看着曾经可爱而美丽的花朵。它再一次站直身子,唱起一首歌。

花朵们瞬间软下来,重新被浇灌的花朵们瞬间显得悠闲、慵懒。

只不过仅仅一瞬。

戈壁终于无法忍受了。它本是孤独的个体,从宇宙形成便永远如此。从天上来的生物扰乱了它的平衡,它想,它需要处置。

花朵们瞬间变成了枯萎的黑色,向墙上再一次进攻。天使害怕极了,一步一步地后退。

花朵爬上了墙,便不再是花朵,而是荆棘,是危险,是恶毒。

荆棘不断抓着墙的身躯,在上面刮出一道又一道的纹路。墙却仅仅对天使说,没事的,他们永远进不来,你也永远不会受伤。

天使点点头。不再说话。再不说话。

墙心想,主人做错了什么,它从头到尾没有选择。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,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......




这世上如此美好的人格你都不懂得珍惜,你便注定会是悲剧。)